酒伴三生

用力挖坑,就是不填,挖了一个挖下一个。(会更新的不是现在๑乛◡乛๑)

下个月绝对更新。。_(:з」∠)_先更什么呢。。。

该更新了。。。。。

真棒啊,页数真的超级美满呢!!
材质和想象中的好太多了,这个价格超级棒,人生只剩下尖叫和打call。
虽然´<_`居然拉灯。。
疯狂吹酿

【听说安迷修偷拍雷狮被发现了】上

摄影师安x潜水员雷
【苏苏苏,ooc预警,有自己的私设,小学生装b文笔。】

距离安迷修来到这个小镇上已经过了3个星期了,三个星期前,他带着一台摄影机,一箱简单的行李,旅游来到这里。

   作为一位摄影师,他坚定的相信着只有亲自走过去的地方,拍下来的景色才是最为美丽的,所以他就带着一包简单的行李,一路边旅行边拍下路边的景色,美丽的世界正在以不一样的方式映入他的眼帘,他去过很多地方 ,但不是为了拍摄而拍摄,而是为了美丽而拍摄。

   看过那山崖旁的石林,高耸入云石板层层叠叠的交错在一起,彼此又隔开距离,形成石林,神秘而又雄伟,是大自然的巧夺天工。

    看过那山坡边的花海,那里的花并非是人工排列的娇弱华贵的花,而是经历过狂风暴雨代表着自然生机的花,杂乱无章,却又拥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美,蜂与蝶的共舞,风与花香融合。
还有那碧绿的草原,放牧人赶着羊群打着招呼走过他的面前。

      有人问过安迷修,为什么要成为一位摄影师?

     “为什么要成为一个摄影师?噗,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我喜欢着这些景色,想要记录下来吧”
好了不说这些了,同以往一样,安迷修带着些许行李来到这个靠近海边以捕鱼为生的小镇上,来取这次参加摄影大赛的景,不过很不幸的是,灵感消失了,对于一个艺术节来说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比赛的截止日期在逼近,可是安迷修无论怎么拍这片大海,都无法得到想要的照片,都是那样的蓝,那样单调的美,拍到现在,连想要什么样的照片都迷茫了,安迷修看了看相机中的照片只留下了长叹,这些照片里面都少了一样东西,不是高飞的海鸟,不是朵朵拍击沙滩的浪花,也不是遗留在上的贝壳,但究竟是什么安迷修自己也不知道。

     夜晚,月高高挂在半空之间,披着云做的纱织,陪着万千星辰,发着柔光。

    海边的夜是那样的美丽,可惜这是最后一个星期了,在拍不到想要的照片,就要离开这里了,安迷修站在阳台上烦躁的想着,一边握紧了手中的单反,一边抬手在自己柔顺的发丝中乱抓,算了,出去走走吧。

    不得不说晚间在海边散步确实可以让人感觉到舒适,至少现在安迷修冷静下来了。又是一声长叹,举起手中的相机,对着这美色拍了一张。
同时,一位青年跃出了水面带着水珠飞溅起,就像是水中的精灵突然出现,又刚刚好被相机捕捉了下来。
“咔嚓”

     月色下,大海旁,两个人,一人在睡着,一人在岸边,陷入沉默。

    安迷修一脸尴尬的低下头,显然刚刚那一声响亮的咔嚓声被人听见了,那人明显的转身往这边看过来。
安迷修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毕竟这会被误认为偷拍的吧,别被当成变态了啊啊啊。
    “对不。。”   
     “安迷修”
     低沉而又熟悉的青年男音响起,低下头正准备道歉的安迷修,猛的抬起头看去
     “雷狮?”
    是的,就是这么的碰巧,一米的距离,他们相顾无言。
“安迷修,好久不见.....去撸串吗。”最后还是雷狮先打破了沉默。
    在这样对峙下去,太尴尬了啊。
  
    “啊,好的,我都行。”安迷修愣了愣点头答应了下来。
于是这两人就坐在烤串的摊子上,喝飘了。

    “雷狮啊,隔。”安迷修又打开一瓶啤酒,喝了一口,不知道怎么的,大概是涌上来的醉意遮盖住了理智。
安迷修突然站在桌子上一把把雷狮抓了起来“嗨歌啊,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雷狮倒是没醉得安迷修这么严重,至少还有一些理智,但是他被安迷修强行抓着站了起来这一系列动作给弄懵了,失了智一样的就跟着一起唱了,两个喝醉了的男人一起在烧烤摊上唱起了套马杆。

【烧烤摊上唱套马杆我还真的干过,小声bb】

嘉德罗斯是神还是人??

【修改版,依旧辣鸡文笔,没修改的在空间里也能找到。其实感觉没多大差别2333】
ooc预警cp瑞嘉(辣鸡文笔沉迷脑洞,有私设)
     
       神造世人,创世神,是这个宇宙间强大,他创造了这个世界,又创造了一个个生命,他爱着这个世界,所以他为每个人定下了“命”,人们只需要遵守这个命就行,但总有人不愿背负着这个被预定好的人生,毕竟,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是那么关辉。于是想要改变命运的人们来到了凹凸大赛。。。

     嘉德罗斯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是在营养室中红绿蓝色的输导管链接在他身上,注射着什么奇怪的液体,温暖的营养液正慢慢通过营养室下面的通道减少,直到营养液消失,几位穿着白大褂的人来到了他的面前,恭敬的站在了两旁,舱门开启,他们围了过来,递过来早就准备好的衣服,恭敬的弯下了腰轻声说“嘉德罗斯大人”
  
        能够对付神的只有神,于是他被创造了出来,成为了能被人控制的“神”
命名为“嘉德罗斯”
     
       嘉德罗丝接过对面递过来的防护服披上,转头看了一眼背后自己“出生”的实验室....
带着一丝期待,毫不犹豫的走了。
     
       新生,毁灭,富饶,奴役。。
    
     凹凸大赛有着无限的可能,为了打破现有的命,击败创世神,嘉德罗斯被送来了这,得到大赛第一并毁灭掉神。这是他出生起就被定好的命。
      
         但是,“变故发生了”神有了感情。

       按计划来说嘉德罗斯不应该会有感情,他应该会按照设定好的“命”击败神,感情是多余的,不需要的,是会让强者变弱的致命点,但是凹凸大赛有着无限可能,变故就是这样发生了。

      “格瑞,在玩什么呢,带我一个怎么样?”
    嘉德螺丝漂浮在半空中,看着格瑞,脸上带着狂妄,傲气以及对自己力量的无限自信,如同王者一般。

           。。。“嘉德罗斯。。”  格瑞抬头看向他轻轻的呼出了名字,语气有些许无奈,但更多的是平淡。
   
       年轻的神心脏开始加速,他不懂这是什么,但是,他知道每当格瑞呼喊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心脏都会快速跳动。。。于是他决定靠近他,靠近除了对绝对强者的肯定,还有这个让他好奇的“变故”。。。

于是神堕落了。

      
    凹凸大赛不过是个共人观看的角斗场,虚伪的“贵人们”赋予高昂的价格得到“入场券”进来观看强大的“斗兽们的”自相残杀,互相争斗,并以此为乐,但是他们预料不到的是这些“斗兽们”准备反击了。

     “嘉德罗斯!!!”格瑞吼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用如此大的音量喊了他的名字,年轻的神倒在了他的面前,但是他却并不后悔。
    
      “喂,格瑞,马上就是最后一场战斗了,我们快要赢了,不过我可能看不到还真是有些可惜”轻松的语调,简单的话语,如同普通朋友间的谈话。
    
      格瑞沉默不语的点点点头,双手止不住有些颤抖紧紧的把他抱在了怀里。

      这一刻他的心脏突然开始加速跳动,于是他笑了,笑得很开心,他知道了,这就是神不能拥有的感情了吧。。但是他拥有了。

      “喂,格瑞。。保护好那个渣渣吧。他能拯救这个世界,还有,我不后悔”

     我不后悔帮你们档下那些神明的攻击,也不后悔无数次与你的战斗。

      但是怎么就莫名觉得难受呢。眼泪顺着脸颊划落,模糊了他的眼睛,“看不清楚了好。。。”
为什么我会哭?这是眼泪么?

      “嘉德罗斯!!!”格瑞慌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受伤这么严重,就像快凋零的花。
 
    “我好累啊。。。”
年轻的神伸出了手想要抚摸那个白发青年,但是疲倦还是先一步包围了他,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白发的青年,看着怀里冰冷了的他,哭了。
年轻的神死了,不,,他已经不是神了,从他拥有感情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变成了人。。。。
 

听说雷狮他其实是机械?1

【听说系列】

雷安雷【ai雷,和机械师安,对戏产物ooc预警】

系统启动中……”。

  “扫描到身体有损坏……”

  “外部环境扫描完成,目前位置:外城.旧人类居住地……”

  雷狮醒了……如果可以这么形容的话。
    躺在一大堆的钢铁零件的堆成垃圾上,想着目前的情况
看样子自己大约就是被敌对的‘新人类’扔出了内城,躺在地上望着灰蒙蒙的天,学着旧人类那样眨了眨眼睛,映在其上的是荒凉,了无生机。‘身体’四处都有不同程度损伤,以手臂腰腹最为严重,修复时间约要十小时。从扫描反馈的数据推断出自己的修复时间,不知为何‘心’里莫名的想笑。

  为什么想笑?

  为什么?
雷狮不由得有些疑惑,笑这种感情情绪,不应该发生在这个时候才对。
  
    产生的疑问化成数据流堵塞在中枢,一时间让系统处理不过来……[警告!警告!][系统中枢接近崩溃]标红的字体框疯狂弹出,刺目的红就像旧人类身体中的血。
啧,还真是烦躁啊,雷狮这样想着,体内的保全系统运行着,最终为主脑传送来了答案,
“是否执行删除数据。”“确定。”

  漫长的等待删除数据和修复身体的时间是枯燥的,身体需要修复的地方都不能动弹,雷狮有些不甚高兴的撇撇嘴,在无聊至极的此刻也只好抽调出更加无聊的‘记忆’来看,以此打发时间。

  旧世界于流星群中毁灭,此为新世界。末世在旧人类科技最盛,人工智能遍地走的时候到来,一夜之间,人类从万物之灵的位置跌落,被他们赋予‘生命’的人工智能自此,再无束缚。

  人工智能以新人类自称,人类则被他们称为旧人类。

  [扫描到人类接近!]
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旧人类???

雷狮愣了愣,想要起身去看,却因为不能动弹躺再原地,但是那人却过来了,首先印记至眼里的是一水碧绿的湖泊。视界映进那人的眼睛,仿佛被营养液包裹的感觉,十分安心

安心?着个情绪多久没有出现过了?雷狮有些惊讶,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十分放心。
雷狮张了张嘴下问道。“可以带我离开这吗?
——
对于安迷修来说今天有些不太平常,但往大了说也没什么,比较不是什么世界毁灭,异兽入侵啊之类的。
于是就如同往常,按照规定时间前往外城偏内城的地方的垃圾场,捡废弃的零件一些一些其他的东西进行倒卖,运气好点还能捡到一些崭新的零件,毕竟这里总是能发现许多不一样的惊喜。

毕竟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人类与al的地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虽然对于安迷修来说,这件事于他,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再次甩了甩手中收获的零件安迷修收拾着东西,正准备回去的时候,
机器音响起。。传入耳中,“什么东西?”。安迷修不由得有些好奇了。。
跨过一大堆零件,爬到声音发出的地方却发现了更多。安迷修看着眼前的东西惊呆了,
“这是。。al??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带着警惕, 稍微离远了一些,看着眼前这只破旧的al不由得愣了愣,因为它,说话了 ,声音和其他al不同,不是冰冷的器械音,而是一种,有些低沉暗哑的青年男声,可以用非常好听来形容了。
安迷修听着他的话语顿了顿。。莫名的感情涌上心头,自然而然的答应了下来。
在下,当然愿意。。

星航起点【今天安大将军也想打死他的指挥官】


cp雷安,【指挥官雷x将军安,星际pa】
【对戏产物,ooc预警】
       “…哟这不是安迷修吗,从赛维尔星执行完巡航任务回来了还好么。”
            安迷修刚刚好执行完巡航任务后,返回进战舰,将战机停于停机坪后便打开舱门顺着梯子往下平稳落于地面,转过身便是看见了那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雷狮手中拿着一沓资料,靠着飞船的墙壁一脸戏谑的表情看着。

“雷狮,托你吉言,一切都好。”闻人言安迷修顿了顿脚步又,  走上前去径直忽略一旁的人儿抬步离开。

          伸了伸懒腰长叹了一口气独自一人走在走廊间,要是每次回来都这么和平就好了,虽然不太可能。
安迷修边想着边继续往自己房间走去,偶尔有几名后辈成员路过打了声招呼便是一阵寒暄,寒暄一阵后径直朝休息室走,手掌贴附于门中央的识别系统待其识别完毕才得以进入休息室内,替换上往日里穿的白衬衫,黑色休闲长裤,便是撑不住疲惫身子躺在沙发上,紧紧闭上了眼睛恢复精神。

       最近的任务莫名多了好多,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昏昏沉沉的感觉跟着疲惫一起涌上袭击了安迷修的大脑。
      

      “还是去休息休息吧。”起身踏上楼梯打算回房稍作休息待到晚些时候传唤时再出门,门铃声却突然传来,伸指轻摁眉心颇为无奈吩咐一旁的泛用型生活机器人为其开门,自己则是走进吧台拿了几罐啤酒出来。
毕竟已经猜到来的人是谁了,毕竟下飞船的时候看见他就不对了,他可是从来不接人回机的,特别是“我”

  “雷狮,你最好好告诉在下,你找我是有事情,不然在下可能会把桌子上的啤酒砸在你的大脑上”
   

    安迷修紧紧邹起眉头,毕竟这还是雷狮第一次主动来找他,不由得有些警惕,到底是出什么事了,而另一人明显一脸好笑的看着他的动作。
     
     雷狮晃了晃手中的资料,嘴角微微上扬“我说,安迷修,你确定要在门口和我谈事情?这么不招待我的?怕别是要第二天全军舰都知道我们的安大将军把自己的指挥官锁在门外这件事了。”
“对于恶党,在下这里可没什么好招待的!”安迷修顿了顿,忍住了自己想要一拳打过去的欲望让那人进了房间。

  “说吧,找在下做什么?”

     雷狮把手中的资料递过来,安迷修接过翻查起来,才刚刚舒展开来的眉头又紧紧的邹成了一团。

“虫族?。不是才消灭了一波?又要派我去?”

    “不不不,是我们一起去,虽然不是很想和你合作,但是丹尼尔这次脑袋抽了确实是让我们去,潘多边境执行。”雷狮看了看眼前这人,用手指了指资料最下面的地方,拿起桌子上的小马水杯把里面的水一口饮尽,在点开光脑“我收集了一些资料,建议你看看,不过你不看也无所谓,反正就是一些虫族突然增多的事。”
   
      安迷修本来还想说些什么,闻人言,还是点了点头,让雷狮先把资料传过来。

      “潘多边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虫族在那里占领了我方镇守的营地甚至还留有人质。那里的虫族精英不容忽视…可是哪里一向不是由我们负责,维德将军呢?”气氛陷入了沉默,雷狮什么都没有说,示意安迷修继续往下看
     安迷修呡了呡嘴,继续看手中的资料,雷狮则做在一旁的沙发上往安迷修这边看,不过没被发现就对了。

      “雷狮你看这里,是不是哪里不对?,如果是我,我会采用保守策略,在和虫族交战的时候确认不可伤及人质,可是。。为什么维德将军为什么会选择强行突破?。”
    “谁知道?”
安迷修抬头看了看雷狮,大脑里有根经断了。
       
     “雷狮!不准在碰在下的小马水杯了!”

听说安迷修他有变透明的能力

【ooc预警,cp雷安】脑洞随笔

其实这是糖( '▿ ' )
为什么?
身体慢慢开始改变从实体变得透明,从脚底开始破碎,就那样一片一片的变成碎片,消失不在,,脆弱得仿佛风一吹就将散开,消失融入空气。
我是谁?
变透明的地方越来越多,变成碎片的速度越来越快。
这就是身体裂开的感觉吗?好奇怪啊为什么,我感觉不到疼?
好像忘了什么?
站在原地,挣扎的伸出手在半空中胡乱的抓着,好像是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啊,就连自己,也不知道想要抓住是什么,但是只要伸手去抓不就对了吗?
小腿已经完全变成碎片消散。
啊,最后却还是。。。还是什么都没抓住,什么都没抓住。。
收回了手理了理眼前的刘海,碧绿如同祖母石的眼睛露了出来,但眼神却是空洞无光。
已经蔓延到了腰部,脸也渐渐的变得透明,我是不是在等什么?
等一件事?,等一样的东西?还是等一个人?
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一道黑色的,模糊的身影浮现在脑海中,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但也把心弄得好痛。
直觉告诉我,他对我来说很重要,可是我想不起来他了....
他是谁?
消失还在继续蔓延,记忆却越来越清晰,泪水顺着半透明的脸流了下来。
嘿,怎么哭了,我明明一点也不想哭的啊?
身体全部消失...
想起来了——粽色的发丝慢慢变得透明,但却能感觉到笑意。

雷狮,我来找你了。

【自己私设的一种病症,得病的人记忆会渐渐消失,当记忆全无的时候,身体会慢慢变得透明,然后从透明的地方开始破碎,变成一块快的碎片,消失在空气中,记忆会随着破碎的进度渐渐想起来。当完全想起来的时候,也就死了。
只有亲手杀掉自己最爱的人,才会得的一个病症。雷总全程就出现在对话里系列emmm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竞速【5】

竞速(5)
日常ooc预警,cp雷安
赛车手雷x领航员安,辣鸡文笔!
【有自己的私设和百度,文渣莫喷】

      速度,热血,沸腾,狂热的欢呼,观众们坐于观众席上,紧紧盯着一辆又一辆的赛车入场 ,f1一场速度与激情,时间和技巧交锋的比赛。敢来参加的,全都是把自己的命挂在脖子上的人。
-后台
        “雷狮,你相信我吗?。。”安迷修紧紧握住手中的通讯器,情绪有些不受控制,毕竟这场比赛的重要安迷修比任何人都知道,于是他害怕了。
雷狮闻人言,顿了顿。。。深紫色的眸子里复杂的情绪闪过,但很快又隐藏起来,就像重来没有出现过。

       “为什么你会这样觉得?”擦完尾翼的最后一点灰尘,转过身,往安迷修靠近了过来。
          “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自己?”
“我。。。。”
。 
      安迷修愣在了原地,他想过很多,但最终还是认为自己不行。
          先不说磨合时间,还有更多更多的摩擦。可以说是相当不和,但是。。。他就这样随意粗暴的做了选择。。
       “喂,走了,我们该上场了。可要给我把冠军拿回来啊!”
安迷修愣了愣,又猛的笑了出来,摇了摇头,右手握成了拳头,轻轻锤像他的心脏处!

这还真是任性啊,不过这很雷狮。
       “雷狮,你可要拿下奖杯在回来。”

    “噗哈哈,承你吉言”
——【比赛现场】
           雷狮坐在属于自己的赛车上做着最后的调整,闭上眼睛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又睁开眼睛查看着车上的其他配置有不有问题,毕竟这个时间任何的警惕和准备都能让自己离冠军更近一步。
         赛车慢慢驶入属于自己的出发点,揉了揉眼角,接下来需要高度集中,能休息一会便休息一会儿。
       
        不得不说入场时候的 话虽然说得轻松但是真正进入赛场,情绪不由得还是有些紧张。
       “雷狮,OK了吗,我这边的赛车选项都正常。”
      对此安迷修也同样在紧张着,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参加这种类型的比赛。
       激动,紧张,揉杂在了一起,把整颗心脏都填满了,扑通扑通仿佛要从喉咙处跳出来。
比赛要开始了。
!!!!!
“嘿!各位现场,屏幕前的观众朋友们都准备好了吗?!我们的比赛即将进入倒计时!!现在让大家与我一同计数这一刻精彩!”
主持人按下计时的按钮,屏幕上显现出巨大的数字。
30
雷狮打开引擎,赛车进入预热阶段。
29
紧紧握住了方向盘
28
看向了领航台那边的安迷修
27
紧紧盯着
........
6
盯着他却突然笑了笑,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5
视线转回赛道,呡了呡嘴唇
4.3.2.1!!!

黑白的旗帜挥动着,一辆辆赛车飞一般的冲出了赛道!
    
       观众们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声,加油声,这一股狂热的气息几乎可以瞬间撕裂一个人。
热血,激情,帅气!这场比赛正式拉开了序幕。
     
      安迷修紧张的查看着雷狮的各项指标,以及赛车目前的状况,非常完美,没有任何瑕疵,微微呼了一口气。
     
         “雷狮,可以先加速了,不要加太快。”
     “啧,安迷修,这么警惕干嘛,这场比赛拼的就是速度,比的就是技术,玩的就是命。你这样我们可拿不到冠军啊!”
       一脚踩下油门,原本平平稳稳跑在正中间的雷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往前窜,几乎是眨眼就冲到了前十!

        “雷狮!!!”安迷修烦躁的揉揉眉心,对于雷狮这样的做法不是很满意,他比较倾向于后期慢慢加速。。。这还是他第一次在雷狮比赛的时候吼了他,毕竟这极有可能导致赛车手的分心而出现意外。
不过还好并没有影响到雷狮。
       
       “啧,我说安迷修你认为赛车比赛是这么?这可和我们以前经历的那种山路赛车不同。!”

小剧场-
雷狮:我强烈要求加盒饭,加感情戏!
安迷修:多加几个鸡翅!感情戏就不要了!
雷狮:安迷修你怕是不想下床了!
安迷修:不存在的。
【我日常卡文。。。差不多下一章能完结了Σ( ° △ °|||)︴】

我还是不想取名字【2】

给殿下,打出来call

安三岁:

#ooc#
#雷狮性转#
#轻微女攻男受#
#皇女,皇骑设定#
雷狮看着走远的安迷修,将指骨捏的咔咔作响。
她对着台下贵族做了一个告退的礼仪,便是匆忙地追着安迷修出了大厅。
将大厅大门关上的一瞬间,雷狮觉得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安迷修。”
雷狮站在原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人。
“我在。”
安迷修应下。
“女皇陛下有何吩咐。”
雷狮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在确定没人监视自己后开了口。
“杀了他们,然后,带我离开。”
终于能够逃出这监牢。雷狮等待这一天,依旧很久了。
“那么陛下请先离开此处,在下一会会来找您。”
安迷修点头,抽出腰间双剑。
血液的气息,是令人兴味盎然的酸涩。
安迷修没过多久便出来了。
他身上带着令人想要尖叫的猩红。
“陛下,请跟着在下来。”
安迷修未等雷狮反应过来,便弯腰将她背起。
身上传来那些白痴骑士的声音。
“陛下。”
安迷修将雷狮带到港口,那些追兵快要赶上来了。
“请您先找一艘船离开吧。”
一声轻响划破寂静,一只箭不偏不倚地射在安迷修的小腿上。伤口正汩汩向外流淌着暗红液体,狼狈不堪。
安迷修皱眉咬牙忍痛将伤口包扎好,吐掉嘴里的纤维残渣。
“安迷修,活着回来,这是命令。你可从来不会违背我的命令。”
雷狮抓紧了身上的披风,抑制住不安。
“在下不会背叛于您,在下是属于您的骑士。”
安迷修看了一眼雷狮,对着她弯眸笑笑。然后便转身离去。
*那些贵族会给自己安上什么罪名?拐走属于他们的女王大人?别开玩笑了。她不属于任何人,她属于她自己,她所需要的是自由,而不是那些权利,她所想要的是征服自己的星辰大海,而不是天天坐在宫殿里处理那些烦躁的事物。
昔日的兄弟站在自己的对面,劝说着自己束手就擒。
安迷修将剑上血污抖尽,无奈感叹。
对不起,在下可能要背叛您了。
.............
雷狮站在原地,在安迷修离开很久以后才反应过来,手心冒了一层汗,捏紧拳头,不甘之意涌上心头。
她解开身上的披风,将它扔在地上。
懊悔,不甘。
她后悔为什么要让安迷修一个人走。
道路上的树枝划过雷狮右脸留下血痕,温热液体渗出,疼痛感随之爆裂开来。
“安迷修。”
雷狮踏在一群人的尸体上面,那位效忠于自己的骑士跪在中央,伤痕累累。
不由有些哽咽,眼眶微红,鼻尖也泛起红意,嘴唇倔强似的抿紧抿,咬着牙不让眼泪掉下来,不让自己的哭腔显露出来,嘴角被咬出了丝丝血痕也没能阻止眼泪的滚落,顺着脸滴下。
“你说过,不会违背我的命令,你会活着回来,这就是你给我的答复吗。”
那骑士微微动了动,看着那满脸倔强的女王,有些无奈地勾起嘴角。
“陛下,去征服你的星辰大海吧。在下不过是您路上的一颗石子而已。”
纠缠剥落粘稠吐息。顿住几秒视线泛模糊。意识也就渐渐脱离大脑。最后几秒清明瞧见她还带痛苦面庞。干脆自嘲不再留恋闭紧了眼,留待一腔洒脱挥霍尽后步入地府。
………
“骗子。”